趣发彩票

資訊中心News

成本激增拖累業績 紙企集體漲價止損 2019-03-08

         近日,原紙、廢紙價格漲勢再起。山鷹紙業(600567.SH)、晨鳴紙業(000488.SZ)、博匯紙業(600966.SH)等各大紙企紛紛上調廢紙回收價格,同時宣布原紙價格全線上調,漲價幅度均為200元/噸。
  在漲價的背后,紙企的業績情況并不理想。其中,博匯紙業預計2018年度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同比減少67.29%。而利潤下滑的主要原因是,原材料價格上升及產品的售價下降所致。
  “現在的價格上調并不是供不應求,而是紙業市場因環保及原料等原因導致利潤空間進一步縮減,各大紙業只能提價保利潤。”一家上市紙企的高管在接受《中國經營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原紙價格上漲傳播到下游紙板廠,而紙板廠議價能力偏弱,只能被動提價。未來紙企或許會把業務延伸到下游紙板廠,完善產業鏈以提高利潤。
原材料推動紙價上漲
  2月17日,APP(中國)工業用紙公司率先發布漲價函,隨后2月18日,晨鳴紙業、博匯紙業等紙企也紛紛跟漲,漲價幅度均為200元/噸。
  博匯紙業在2月18日發布的漲價函顯示,2019年2月25日起:山東公司生產的“銅版卡紙、白卡紙”系列產品,價格在目前執行價基礎上統一上調200元噸。江蘇公司生產的“白卡紙”系列產品,價格在目前執行價基礎上統一上調200元/噸。
  “此輪價格上漲背后很大因素是廢紙價格不斷走高推動市場價格漲勢,紙企推動原紙價格全線上調,陸續會有更多廠家跟漲。”上述紙企高管告訴記者,國內廢紙價格上漲起源于國內禁止外廢進口政策的實施。
  海關總署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共進口各類廢紙1705.5萬噸,低于2017年的2572萬噸,同比減少約33.8%,降幅創近年來之最,與2012年相比,國內進口廢紙量已經下跌近一半。
  上述紙企高管表示,2019年,禁止洋垃圾入境政策不動搖,供給端進口政策將繼續收緊,預計2019年外廢進口額度將減少三成以上,到2020年將全面禁止外廢進口,國產廢紙增量有限。
  據生意社數據監測:2月19日國內廢黃板紙市場收購價格由南向北開始大幅度上調,而華東地區廢紙價格上調尤為明顯。當日國內廢黃板紙均價價格為2321.43元/噸,價格上漲幅度在30~110元/噸之間,較前一天相比廢黃板紙市場收購價格上漲2.14%。
  事實上,2月19日至20日,玖龍紙業、山鷹紙業、理文造紙(02314.HK)等再次上調廢紙收購價格,隨后,全國四十余家紙廠上調廢紙收購價。其中,2月19日起,重慶玖龍紙業廢紙價格上調50元/噸。
利潤空間收縮
  紙企紛紛漲價背后,在于成本的不斷上漲擠壓了利潤空間。
  近期,各大紙企陸續發布業績預告,多數企業預計2018年度盈利有所下滑。2月1日,玖龍紙業發布公告顯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六個月,公司權益持有人應占盈利預計不低于24億元,較2017年同期下降約45%,減少19.5億元。
  對于利潤下滑的原因,玖龍紙業方面表示,主要是因為原材料價格上升及產品的價格下降所致。
  另據博匯紙業發布的2018年業績預減公告,公司預計2018年度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2.8億元,與2017年同期相比減少5.76億元,同比減少67.29%。該公司表示,受復雜多變的國內外經濟形勢影響,2018年第四季度,市場需求不及預期,公司主要產品銷售價格下降,庫存原材料成本較高,原材料價格降低對生產成本的傳導滯后,導致業績同比大幅下降。
  早2019年1月初,高盛集團就發布報告稱,對中國紙業板塊的看法轉至審慎,預期箱板紙的供需情況將會大幅惡化,并下調了玖龍紙業和理文造紙的評級。
  中研普華研究員鄒志丹向《中國經營報》記者表示,國內包裝紙產能嚴重過剩,需求斷崖式下跌。國內廢紙價格高昂,低價外廢額度卡得很嚴且受到諸多限制,加上國內包裝紙實際需求正逐漸下降,紙業巨頭急欲降低成本,并尋找新的利潤增長點。
  “伴隨著產能不斷釋放,需求端市場行情從2018年10月開始出現疲軟,國內市場消費有所下滑,需求下降導致價格也出現下滑。”上述紙企高管告訴記者,從2018年房地產、汽車等帶動包裝紙產業的實體經濟都出現下滑,整個經濟形勢出現調整,2019年第一季度紙業競爭將會持續。
  此外,2018年7月10日,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列出了對中國2000億美元商品征收10%關稅的清單。紙漿、紙及紙板和紙制品列入了清單中,幾乎涵蓋了中國出口美國的所有紙類產品,包括新聞紙、文化紙、包裝紙、生活用紙等,使本就遇冷的下游需求“雪上加霜”。
延伸產業鏈止損?
  “事實上,在2016年及2017年紙企利潤一直保持高速增長,在2018年市場需求疲軟,下游紙板廠采購降低,同時原材料成本增高進一步壓縮造紙廠利潤。而造紙廠為維持利潤只能提高產品價格。”上述紙企高管告訴記者,接下來,各大紙企會在成本控制上下功夫,現在很多企業已經在國外向上游原材料進軍,并取得良好效果,然而進軍下游紙板廠或許是下一個風口。
  該高管講道,現在造紙廠能留下的都已經做大做強,市場甚至出現壟斷的情況,從而導致原紙定價權掌握在少數龍頭造紙企業手上。“龍頭紙企不會出現價格戰,大家已經熟悉市場只會默契的一塊漲價贏取利潤,不會出現價格競爭造成兩敗俱傷的局面,壓力只能傳導給下游紙板廠,至于紙板廠如何操作市場都不會影響造紙廠利潤。”
  “在保證了價格的基礎上,銷量儼然成為各大紙業接下來考慮的問題。”上述紙企高管表示,銷量主要來源下游紙板廠,延伸下游環節時機已來。
  事實上,山鷹紙業是目前一體化較為完善的企業,該公司2017年造紙業務和下游包裝業務收入占比分別為72%和21%。記者注意到,2018年山鷹紙業收購荷蘭廢紙收購企業WPT,完善廢紙—原紙—包裝—廢紙的產業鏈閉環。
  除了山鷹紙業之外,作為國內最大箱板原紙生產商的玖龍紙業,早已將業務布局延伸至下游的紙板廠。在2018年7月15日,該公司旗下玖龍智能包裝(東莞)有限公司的一份《紙板試機報價單》在坊間流傳。該報價單的價格比同行至少低10%,且報價含稅,但前提是預付款。
  上述紙企高管告訴記者,事實上,在當時市場相對疲軟的情況下,該份報價在一定程度上影響到紙板行業的營利狀況,對紙板市場秩序造成較大影響。
  為此,2018年7月19日,珠三角紙板廠協會(籌)發出《倡議書》顯示,2018年6月份以來,受中美貿易摩擦影響及復雜國內環境影響,紙板廠開工率嚴重不足,量價齊跌,絕大部分二級廠已經處于嚴重虧損狀態。另外,紙板廠高風險,低利潤,造紙廠這兩年的靚麗報表或高盈利水平離不開二級紙板廠的服務與貢獻,而真正留存于紙板廠的利潤卻少得可憐。
  上述《倡議書》提到,在資本大鱷及復雜的市場面前,廣大紙板紙箱行業同仁應抱團取暖,共同應對,一起維護包裝行業的發展繁榮;并稱行業龍頭更應該有更大擔當,帶頭維護良好的市場秩序,不做野蠻的行業清道夫。
  此后,玖龍包裝發出告知函表示:原試機接單價格只執行到2018年7月24日止,以后接單按正常生產價格并以雙方確認為準。
上述紙企高管表示,雖然玖龍紙業最后退出,但已經給市場釋放出信號,或許各大造紙廠會集中進軍下游。
(http://www.paper.com.cn)
趣发彩票 财有彩票
  • <bdo id="4yeou"><wbr id="4yeou"></wbr></bdo>